英语助手母语润色网
查找母语润色产品
立即注册
下单注意事项

采访医学编辑Erica Goodoff

发表时间:2019-3-23  浏览次数:32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Erica Goodoff于2002年从密苏里大学获得新闻学和俄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并于2005年至2007年在堪萨斯大学攻读俄语,同时在Allen Press全职工作。她在2010年获得生命科学编委证书,并在过去六年担任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科学出版部的医学编辑。





LB:你如何选择作为医学编辑?

EG:在我从事这项工作之前,我在科学杂志出版社工作了好几年,从校对员到管理编辑。最终我想在更深层次做编辑工作,我发现医学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话题。在经济危机期间,与出版商也遇到了困难,我看到了我目前工作的招聘要求(实际上在CSE【Council of Science Editors】招聘版上),我想到了这工作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译员。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



LB:你典型的工作日是什么?

EG:我的主要工作是润色MD安德森中心的研究人员的研究论文和基金申请书(例如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申请提供研究经费)。我和15个其他编辑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中心研究人员在提交论文或申请书之前向我们发送手稿(到期刊或资助机构)。手稿可能是一个非常早期的草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致电或者与作者坐下来详细谈谈论文,对文本的部分内容进行修改;拿到手里的文本也可能是几乎准备好提交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大部分工作就是校对。我看到的大多数手稿需要至少一次中等程度的校对和至少一两个建议来改善文本的阅读性和流畅度。大部分时间,我独自在办公室里校对手稿。我通常花三天时间在一本手稿上。通常在一天中有大约3篇手稿等待我去校对。虽然我们部门大多数编辑在工作上非常独立,但是当有问题出现时,边上有其他编辑可以交流是棒的。我们有一个强大的内部培训计划,我们将审查新编辑的工作。除了编辑校对工作,我们的部门为作者提供写作研讨会。我会一年4-5次在这些研讨会上讲课。



LB:关于你现在的工作,你最喜欢的三样事情是什么?

EG:首先,我喜欢智力上有挑战性的工作。我发现以这种方式挑战我的已知并有助于我继续从事高质量的工作,提高自己的技能。第二,作为一个典型的内向性格的人,我喜欢安静、独立的工作环境。虽然我喜欢教偶尔的讲习班,但安静的办公室绝对是我最适合我的。第三,我喜欢能帮助缓解那些获得基金和重要研究出版的研究人员的压力。作者自愿将他们的研究内容发送给我们,并乐意接受来自外部审稿人或导师角色的人的帮助。



LB:什么是最具挑战性的方面?

EG:虽然我对智力挑战感到欣慰,但是这项工作不可否认是很难的。我没有接受过基础生物学(本科阶段)以外的医学或科学方面的正规培训,所以在编辑过程中,有许多手稿包含对我来说可能不太熟悉的概念。我从工作中肯定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必须培养能够正确提出问题的能力。无论是Google搜索还是加一个批注(询问作者本人)。尤其是当英语不是作者的母语时,通常更具挑战性。另外,一般而言,这种编辑工作需要精神集中。我相信我的注意力在平均水平以上,但有些日子,我还是需要额外的咖啡。



LB:你对工作或公司最大的诧异是什么?

EG:说实话,我一开始不知道这样的工作存在,直到我阅读了工作描述。许多大型机构都有编辑在不通部门工作,并且编辑通常都有与该部门研究领域相关的学术背景,但我们部门是是少数的拥有中心编辑部门的机构之一。



LB:有什么特别的技能是你成功的关键?

EG:任何编辑角色都需要对语法和细节牢固把握,除此之外,这项工作需要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早期形式的手稿往往缺少对读者来说对理解文章内容的关键信息。这可能是一个简单的过渡词,或者复杂的像描述统计测试。有时作者与研究“太熟悉”,以至于忘记那些没有和作者一起做实验的人需要知道正确的背景信息-为什么事情是这样操作的。当然,指出问题只是第一步(也就是批判性思维),下一步是就像我之前说的提出正确的问题,协助作者解决这些问题。



LB:你入行以来在行业中看到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EG:从我加入该领域以来,出版商和期刊都减少了编辑服务,原因有很多。互联网也改变了传统的出版模式。不幸的是,随着这些变化,我认为很容易忽视产出高质量研究论文真正需要多少工作。特别是在编辑方面,这在做得好与不好很难量化。虽然我们部门在一般研究机构中不常见,但具有类似服务模式的私人编辑公司或个人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因为“质量差距”问题在在线出版世界中变得越来越明显。



LB:你对未来有任何预测吗?

EG:虽然我们已创建的大量的工具和技术来改进通信-从参考文献管理软件到自动更正–但是我不认为机器人将完全替代人类编辑。语言或至少是英语,太不一致了。话虽如此,我们所做的编辑类型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因为上述这些工具可以改进基础知识的编辑。



LB:当你小时候,你能想象自己在做这件事吗?

EG:好吧,正如我所说,在申请这项工作之前,我不知道这个工作是否存在。当我年轻的时候,我隐约记得画了自己每天在办公室工作,做一些有趣的书呆子。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会干什么。



“找到你所不知道的理想工作的最好办法就是遇到那些正在做这个的人。”



LB:如果你必须向有兴趣担任医学编辑或学术出版业的人提供一条意见,那会是什么呢?

EG:建立关系网络。这可能是这个问题最陈词滥调的答案,不幸的是我们很多人都觉得很疲惫,但这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学术出版是一个广泛的领域,但编辑们往往花费大量的独处时间。这会让你思考事业下一步的时候变得特别困难。我遇到过很多医学编辑和其他做类似的工作的人,他们做目前的这份工作,大部分是偶然的(或者,正如我的同事之一所说,他们有“起源故事”)。找到你所不知道的理想工作的最好办法就是遇到那些正在做这个的人。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地址:上海徐汇区田林东路55号汇阳广场20楼C23和C22室(英文论文润色服务) 热线电话:400-0871-070

旗下母公司:上海译境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1-6131 4984

                            英语助手英文论文润色官方网版权所有沪ICP备14046471号-1 © 2007-2027 E-ging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137 6474 0063      咨询QQ:229632732          服务邮箱:info@e-ging.xyz